www.234576.com:村落的树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黄河晨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热度0票 浏览78次 时间:2018年5月16日 10:03
曹向荣


      三十年前,我的家乡几十户人家。村里一家房屋挨着一家房屋,屋顶与屋顶相连。村有三条主巷。前巷在村南,是村子的前巷。前巷房屋前面是无际的田野。后巷在村北,后巷的房屋后头是草地。过了草地,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沟。前后两条巷子中间,有一条巷,是中巷。中巷里铺满着青石。这三条巷,往东通向豆荚地;往西通向巷口。这个巷口能容百十个人,是村里最大的活动场地。站在巷口,能看见不远处那座小庙。
      乡村的巷道不像书里形容的那么通达。家户的门,有的朝东,有的朝西,在主巷道中间分出不少细的短的岔道,成Z字状。我的村子,像一棵大树,三条主巷道是树的主要支撑,那细的短的巷道是树的细枝末叶。
      新下过雨,双尾燕悄悄地在低空中飞翔。后巷西边上,紧靠一家院墙的南北有一条细道。这条细道通向后巷房屋背后那块草地。细道不过三拃宽,一边贴墙,一边是齐根砍。一个穿蓝衫的男子在新雨后,从这细道上往过跑,不慎掉下去磕得胳膊脱臼。村里人从这里走都很小心的,农闲或者雨后,他们面朝西站在细道上望西边的天空。这时候,西边的天空或者薄雾空濛,或者太阳时隐时现。这时,站在沟边的人,默默仰望,神色沉静,不知道他都想了一些什么。或者,他从细道走过,走进草丛,朝北到沟边走一个来回,看蒙眬的远山。在他转身往回走的时候,他会从上到下看一棵树。那是一棵桑树。村里的孩子们都知道来这里。孩子们来桑树这里,不只是桑树到了秋天,有紫色的诱人的果实。桑树在还未长出果实或者才长出一点点青色果实的时候,孩子们已经争相攀着桑树往上爬了。他们要摘桑树叶喂蚕。他们各自养了三五条蚕。他们的蚕从豆绿色变成乳白的了,过几天会吐出缕缕的光亮的丝呢。母亲们为了这条细道担惊受怕,吩咐孩子不要去后巷背后,说后巷背后有狼,不小心会从那三拃宽的细道上滚下去。但孩子们还是成堆地挤在桑树下面。
      村北因为有桑树,成了孩子们的乐园。
      后巷口,有一棵老槐。这棵老槐树,合怀抱它抱不住的。后巷口槐树下常常有淡黄的槐花忽悠悠飘飘落下。满地的槐花,这里那里,繁得像眨眼的星星。那新落的三五个槐花,在一地的槐花中,最鲜亮。这棵老槐树下面,有一个大而光的石碾,青豆色石碾上面,坐满了人。他们是抱孩子的老人,是做着活计的年轻媳妇。槐树下面,每天都有欢笑,都有小孩子嬉耍打闹。
      后巷各家都是大院子。这几家大院,有的地面全铺青砖,有的是树园子。有一家,院子里种满了杨树。那杨树,有男人的胳膊粗了,光光的树干上,有长长的大大的眼睛了。杨树的叶子,伸展在太阳光下,照亮的那一面,发着银色的光。园子里,一园子的水,那不是雨水,是从井里将水打出来,一桶一桶倒进树园里。几十棵树的树园子,就这样一桶水一桶水,慢慢地将树园浇满。这家的杨树后来一定是派上用场了,这家盖的新房屋,屋顶的椽全是他们家园子里的杨树。
      后巷这家有杨树树园的门前,是一个开阔地。在这块地方,有两家门儿面东,三家门儿面西,这五家门儿错开,相互成斜对门,这些家户将这块地方围成一个小广场。这个小广场上,有两棵槐树,一棵香椿树。从开春一直到秋冬,这块地方总有扫不完的树枝树叶儿。但这里春秋夏季,很热闹。女人们一边乘凉,一边闲话,生活的滋味荡漾在她们的指尖和嬉笑怒骂里。

 

      村西巷口有一棵槐树,这棵槐树与后巷口那棵老槐相望,但不相对。这棵槐树比后巷口那棵老槐年轻。它上面挂着一口钟。其实也不是钟,是一块两边带圆孔的铁器,树杈上还挂着敲钟的铁锤。这块铁器经铁锤“当当当”一敲,声色比钟声还要清脆响亮。钟声响过,社员们都来这里集中。村里开大会、过年闹红火也都在这里。这是全村最展样的地方,站在这里,看远处遍地的田野。这里是男人们聚拢的地方。他们在这里下棋,站着或者蹲在这里聊天。孩子们也聚在这里,在这里看火烧云,一块儿去村西庙前滚铁环、踢毽子。庙里的神像早些年前就不见了。庙门开着,里面正在磨面,站在巷口的槐树下面,能听到里面轰轰隆隆磨面的响声。
      从这块开阔地往东,走过一家高高的土墙,会看见一片树林。那是一片椿树。但不是香椿树,是臭椿树。如果拾一片叶子,那叶子看着跟香椿叶一模一样,将它凑到鼻子眼儿,真臭啊,是臭椿。臭椿的小枝条也都是臭的,熟悉了,看见这片臭椿林,那臭椿的味儿就来了。但这里有椿娥。椿娥有两扇翅膀。那翅膀,青灰颜色,上面却是红的黑的小圆点。这椿娥,不笨,你捉它,它多少还有点儿跟你闹着玩,你的手离它近了,越近了,它一动不动,等你的手朝着它爬着的树干拍去,一看,手心是空的,它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跑了。但一个早上,总还是能逮住椿娥的。如果细看,那椿娥的两扇翅膀下面,有两扇红色的小翅膀,那极像是年轻女子穿的衣衫里头套了一件红衫。这让椿娥从好看变得可爱起来了。小孩子捉了椿娥也不是要打死它,是轻轻捏了它两扇翅膀,将它翻过来,放一个手指肚大的石子儿,它那六只细长的腿儿,就忙起来了。只见那六只细长的腿托着那块石子儿,让石子儿转动,不停地转动。如果你拿掉正转动着的石子,它那六只细腿儿在空里还一个劲地忙乱,像是要要回你拿掉的石子。这个戏法,叫“椿娥缠穗子”。小孩子都知道这个叫法。小孩子一看椿娥托着的石子转起来,就开始唱:“椿娥椿娥缠穗子。”据说,这样连续地唱,女孩子手就很巧了。这个树林子,有女孩子,也有男孩子。女孩子唱:“椿娥椿娥缠穗子。”男孩子也唱,女孩子就笑话男孩子,说你们这样唱也想手巧吗?男孩子不理会女孩子怎么说,可着劲拉着嗓子唱,唱得嗓得都要破了。
      孩子们一直到长大,还记着那片椿树林,记着唱椿娥缠穗子。


      中巷里往南,有一个岔口。从岔口进去三五米,是一个面西的门,再走两三步,你会看到一条大黄狗。大黄狗被绳索系在一棵矮矮的石榴树上。那石榴花儿如火一般地盛开,美丽、鲜艳。在这鲜艳欲滴的花朵下面,黄里带红的大石榴,一颗一颗似隐似现。但你走到这里,不敢贸然前进,你或者得躲着这家门口的石榴树再走,可那黄狗已经在狂吠,吠声不住。那黄狗还一扑、一扑地,挣得那绳索似乎马上都要断裂,直到“吱呀”一声,这家的主人拉开门,喝住狗,那狗才“呜呜”地夹着尾巴,蹲回到树下。
      经过石榴树,一直往南,就串到前巷。前巷往东,有两家院里栽满了枣树。到了秋天,那红屁股的枣儿隔墙头朝外伸着。年轻小伙子,跳个高就摘在手里,扔到嘴里了。这两家种枣树的院里,有一家院子里还有一棵花椒树。那花椒树,不高,枝儿却四下里伸得很开。七月,这家的花椒香飘出他们家的墙,飘得全村人都闻得到。那星星点点火红的花椒,一颗一颗藏在绿的小叶子里,人参果一般,闪闪烁烁。那真是一棵宝树啊。
      前巷也不是规整的一条巷,从花椒树这家出来,往东走两步,往南,便看见了一大片、一大片的庄稼地。就在你往南走的时候,经过一个朝西开的土门。土门里,院子一半儿用土垫了上来,一多半地面还很低。就是那一多半低的地面,种着一行一行的榆树。春天了,浅黄的榆钱儿,圆圆儿,拿稳一枝,捋在手里,捂进嘴巴。那榆钱吃起来,有一丝丝儿甜。小孩子吃一把,再吃一把,还没吃饭呢,肚子就饱了。榆钱儿落得一地了,小小的榆叶一点点变大,浅绿一点点成了深绿。深绿的榆叶,被女人捋下来,拌在麦麸里,在一口锅里煮了喂猪。
      从有榆树林的人家,往西,这是村里最前排,院子更大一些。这一排家家有树园。树每天都与他们相生相伴。他们种树是为了歇凉吧!或者像香椿树、枣树,他们种着为了美食吧!那杨树儿,十年后就成了盖房屋的椽。
      三十年后,村里的院子里,没有一家有树园子,连同巷中的大小槐树也悄然不知去向。全村只剩下巷头那三棵槐树了。也是巷口这三棵槐树,还能让人依稀回到小时候,还能想起那一院、一院的树园。三十年前,刮起风来,好大的风啊,能听到风扫树枝“呜呜”地响,哪里“啪”得一声,响亮清脆,那是风刮坏了哪家园里的树枝儿。现在,再大的风,少听见“呜呜”的风响,也不会有树枝“咔嚓”坏掉的吓人的声音了。
      没有树的村落,寂寞了呀。
(编辑:张波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083041 ·晋ICP备06003572号